新时代PPP之音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6 14:12

  

PPP知乎,您的PPP大百科!我们建立了完整的PPP知识索引体系,回复索引号【001】,可查看更多PPP定义、发展历程和分类相关文章

  来源:PPP导向标

  

  肇始自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PPP,发展至今已有三十余年光景,形成了中国PPP的第一个大周期。按照市场上比较公认的中国PPP发展历程划分,这一大周期包含五个阶段:

  

  1984-1993年

  以民间自发尝试为符号的萌芽期

  1994-2002年

  以国家计委试点为符号的探索期

  2003-2008年

  以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为符号的小高潮期

  2009-2013年

  以“四万亿”计划为符号的低谷期

  2014年至今

  以PPP为符号的大高潮期

  大高潮期内部,在短短四五年的时间里形成了一个小周期:2014年,核心政策出台+项目少量发起(符合预期);2015年,项目逐步发起+配套政策出台(符合预期);2016年,项目逐步落地+政策打补丁(市场热度超出预期);2017年,项目落地+规范政策出台(规范监管迟于预期);2018年,全面规范发展(大概率符合预期)。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却又不那么一样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在这个小周期中,PPP的发展似乎正在复刻大周期里那些有关“出生”、“成长”、“跳跃”、“跌倒”和“再次跳跃”的故事。而开启了中国PPP新篇章的这一小周期如何结束,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几十年新的一轮大周期会是什么模样。正因为如此,PPPers站在当下这个小周期尚未终了的节点,都在关注未来PPP会不会“跌倒”,跌的重不重,跌了之后能否快速爬起并继续勇敢的“再次跳跃”。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却又不那么一样。尽管当前PPP处于严格监管的阴云之下,似有狠狠“跌倒”之虞,但在大高潮期开启的新篇章里,中国PPP已经拥有了成熟度远超任何一个历史阶段的基础条件:

  制约中国PPP发展的制度和能力短板逐渐补齐。尽管被千呼万唤的“顶层大法”PPP条例被暂时搁置,一些关联制度的衔接性工作也尚未完成,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出台了超过300项与PPP相关的政策法规,操作层面和规范层面的各项政策已经基本齐备。与此同时,市场素质也在改善的制度环境中得到了显著提升,主要参与者具备了快速学习并做出反应的能力。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单一PPP市场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单一PPP市场。截至2018年1月31日,纳入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管理的项目(绝大多数为2014年以后发起的项目)数量达到14132个,项目规模共计19.26万亿元;以管理库口径统计,全国PPP入库项目数量达到7446个,项目规模共计11.35万亿元。作为对比,根据世界银行和PPIAF的统计,1990-2012年间我国PPP项目数量为1064个,项目规模为1193亿美元(尽管两组数据的统计口径不同,但在单位时间内PPP项目数量和规模上的数量级差异仍具说服力)。

  PPP模式在中国的应用范围大大扩展。从国家计委试点时期选取的自来水厂、电厂、公路、桥梁等项目,到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时期126号令规范的城市供水、供气、供热、公共交通、污水处理、垃圾处理等行业,再到本轮PPP时期国家发改委确定的传统基础设施领域和财政部确定的公共服务领域,PPP模式的应用范围已经基本覆盖了全部政府负有提供责任且适宜由市场提供的公共产品和服务。

如果PPPers能够充分认知、尊重和利用好这些来之不易的基础条件,相信进入新时代的中国PPP不会那么容易复刻“跌倒”的历史

  中国经济未来五年的两大主线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PPP是公共产品和服务领域开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载体之一,而其被“泛化滥用”所引发的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则是政府性债务领域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点之一。因此,2018年对于中国PPP来说是要做出关键选择的一年,接下来一两年的行业走势很有可能成为中国PPP发展的一个分水岭,戒急用忍方能行稳致远。

  

  百 家 观 点

  谈PPP严监管

  “只有质量过关,才是真正的PPP项目,就可以入库,要是假的、形式上的、打擦边球的,就不能入库。入库没有数量上的指标,达标一个入一个,质量第一。”“严监管将成为PPP的常态。”

——中国财科院院长刘尚希

来源:华夏时报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